下班回来

从北五环搬家到东五环,今天是搬家后第一天上班,晚上加班到九点才从公司出门,虽然加了会儿班,但其实这一天并不觉得累。
从地铁的手扶电梯上来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我站在十里堡地铁的C口,庆幸自己早上出门带了一把小黄伞出门,顿了几秒钟,站在原地,看风带着雨吹过来打湿了裙角和鞋子,腿上凉凉的,掏出手机塞上耳机,撑起小黄伞冲风雨里,耳机里是小田和正突如其来的爱情,边走边跑,风太大,雨水撒的脚面上和腿上都是湿的,雨天奇妙的氛围加上听觉和触觉的感受,整个人突然莫名的激动,似乎会邂逅什么,想着走着被雨水拍打着,走到了十号楼,走到公寓楼下准备冲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早上出门的时候那棵葡萄树明明是在架子上架着的,抬头看单元号,自己在心里笑出声来,我住5单元这明明是4单元,傻呵呵的退回来继续前进100公分,收起伞,上楼,结束风雨里的旅程。

夜半,她打开衣橱,突然之间一件男生的白色衬衣干净、整洁的映入眼帘。她拿起了白色衬衣慢慢的靠近自己的鼻子,房间的灯光逐渐变得昏暗,她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向窗前。突然窗外响起一声惊雷,随即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碰到一对情侣在宿舍楼下吵架

有一年雨季里,我乱窜在家乡的小巷子里面,脚下的水珠随着轻盈的步伐绽放成写意的水花,头发上的水滴滑落到脸上的皮肤,凉凉的润润的。突然你的一双手伸出来将我拉到屋檐下,四目相对,心头突然一股热气升起,我的目光随即移开,一颗哄乱的心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男的不说话好久,然后突然甩掉女生的手,头也不回跑上楼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躲过雨的屋檐,回忆细腻绵长。

女生想追上去,被他大吼一声,别跟上来,贱人

良久,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你把你的白衬衫罩在我的头上,一起同我在雨里奔跑,雾蒙蒙、雨蒙蒙。

我听了很生气,因为明显女生都那样让他了,男的还那样,虽然我不知他俩发生什么

家门口我递给你一把雨伞,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雨里。

女生低着头,在那站了很久,头发垂散下来,看不清她整张脸

有一年雨季里,考试的最后一门中途窗外开始下起了大雨,啪啪的雨声打在玻璃的窗户上宣泄着沉寂许久的情绪。考场的考生开始小声的抱怨,“安静,安静”监考老师拍打着课桌发出超大分贝的噪音。早早做完试卷的我看着从窗户外面慢慢飘过的雾气,看天色渐渐的变昏暗,模糊中一个微笑的脸颊开始在视线中变的明晰。

我因为顺路,进去小卖铺买了个五羊雪糕,出来一看,那女的还站那

走出考场,你将雨伞撑起,把我拉到下面;两个人的背影一起消失在将近的夜色里。

这会儿我因为要上楼,所以一定会经过她旁边

有一年的雨季里,一个男生围住我,你扔掉手里的伞和男生扭打在一起。我站在一旁看你嘴角渗出的血,将伞撑起,把你拉到下面,紧紧的抱住你。

刚想走上去,就听到了她在啜泣的声音

有一年的雨季里,你的伞破了个洞。雨水顺着伞骨滴到你的衣服里,你的衣服打湿了大半;我的鞋破了个洞,你兴奋的拉着我看见一个水坑就踩进去。

你知道的,女生一啜泣,男生就有种心软,想过去关心的冲动

回忆是一座桥,是通往寂寞的牢。

但我还是把自己劝住了,毕竟我天生害羞,不太会主动跟陌生女生说话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那头响了两声便有一个温暖的声音:怎么还没有睡?

所以我还是走上了楼梯,边咬雪糕边猜测女生等会儿还会不会上来找那男的

“这里下雨了,很凉很凉的雨”女生一字一句的吐出,“好巧,相隔千百万里,下起了同一场雨”男声回应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见一次
?女生问道。

不知过了多久,在厕所听到宿友放逃跑计划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我又想起了前年

电话那头,当北风吹来时他深深的呼进几口气,生怕里面会有她的气息。

我在女生宿舍楼下给中文班女生送生日礼物的那晚,那个女生收完礼物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谢谢就跑上楼了

他起身站在窗边,

那晚下起了雨,可我抬头明显看到了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不是楼上哪个女生宿舍忘记关的浴室灯,而是真正的星星,我好像一点也不失望,因为我相信那个女生运气肯定不差,很少下雨天还能看到星星啊

问她一去多久,

洗完澡走出来,宿舍空无一人,听说都跑去喝产品部那个师兄的喜酒了

她答也不知何时能归来,

我用毛巾擦干头发,这周来好累,今晚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他推开窗,伸出手,

走出阳台,天空竟下起了毛毛细雨,我伸出手,想捧住往下掉的,来自遥远星空的雨,手心一凉,抬头一望,时光仿佛回到了那年那晚那细雨打湿脸的女生宿舍楼下

细雨打在他的手心,

雨越下越大,转身走进屋子那刹那,我停住了,楼下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落寞打在他的面庞,

雨水打湿了她的全身,衣服贴着身体,雨水顺着发丝,衣角流下,融进地面的水流

他问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无可奈何,

是傍晚那个女生,我第一直觉就是这女生很倔强,倔强到让人看不懂,让人想上去为她挡雨

她说,这是一场偌大的无可奈何。

女生终于缓缓抬上头,微微一笑,“进去吧,别着凉了”

今年的雨季里,

女生眼眶泛红,雨珠在睫毛闪动,“谢谢你,我没事”

他燃起一根烟坐在窗户旁,

雨伞下,我俩凝望良久,时间仿佛静止

看着嘴里吐出的烟融进窗外的烟雨里,

宿友背后把我拍醒,等晃过神来,宿友趴着栏杆说下面有个女的耶

雨蒙蒙,烟蒙蒙。

我说我看到了不用你说,然后我俩傻呆呆的看了好久

依旧是记忆里的烟雨蒙蒙。

雨水凶猛的灌着楼下这个女人,噼里啪啦

雨里走过牵手的男女,男孩停下来用手温柔的帮女孩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女孩嘴角弯起新月般的弧度,两个背影一起消失在远方。

我跟宿友边盯着楼下边凶猛地看着手中的西瓜

女生把头埋在衬衫里,眼角的泪水滑落在白色里,侵染着有他的岁月。在兵荒马乱的年纪里,彼此碰撞到一起,然后在分离。

“嘿,你不下去送把伞给人家呀”宿友说着又啃下一口

远处传来惆怅绵长的回响: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要去你去,我才不去”我说完也啃下一口

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寒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就亏了”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人家有男朋友啦,而且小俩口正吵架”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那不更好,你不去我可去喽”说完回头一看已不见宿友

一眨眼,我再往楼下看时,视线下一把红色的雨伞挡住我

等了好久,也不见那把伞移开,难不成伞里面还聊上了,我心中竟有些愤愤不过

因为雨声太大,又让雨伞挡住,我就去打游戏了

大概过了半个钟,我上完厕所出来,想起宿友还没上来,走出阳台一看

两个人都不见了,应该是约会去了

刚这么一想,宿舍的门,支哑一声,缓缓打开了…

客厅没开灯,我站在房间口死死盯着门打开…

“是镇南回来了吗”我问

门终于全打开,但是往门口一看,没人

我就纳闷了,干脆眼不见为净,把房间门一甩,关门睡觉

因为好奇心驱使,我又跑去阳台确认了一下,楼下没人

“扣扣扣”

“扣扣扣”

“扣扣扣”

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盯着房间的手把缓缓转动

那一刻,我有两种冲动

一,冲过去,把门反锁

二,冲过去,跳下阳台

“扣扣扣”

“扣扣扣”

“扣扣扣”

写着上面的故事,外面的雨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溅进窗的水珠,滴入我放阳台旁的白色球鞋

我走过去拉上窗帘,不禁再次往楼下看,那个身影,在雨幕里,显得单薄,倔强

“镇南,镇南,我们和好吧,不要落下我行吗”女生终于声嘶力竭

我打开门,“还不下去带人家上来吗”我手里准备的红伞停在空中

客厅里,还是漆黑一片,他没接过我手中的伞

舔着手里的雪糕时,那对情侣已经手牵手笑的甜蜜蜜,一起走出了马路,留下我脑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情节

那晚,没下雨,我早早睡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