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jpg

无涯.jpg

图片 1

【武侠】《无涯》目录
【武侠】无涯 46 皇帝之死

【武侠】《无涯》目录
【武侠】无涯 45 战前

无涯.jpg

47、条件

46、皇帝之死
在太阳刚露个头时,我与悟法大师已经来到了侯府的门口,而且我已从脸上撕下来三个刮在上面的废纸了,而且还有些臭气。

【武侠】《无涯》目录
【武侠】无涯 50 亲家兵

我们再次来到侯府的正厅,但正厅里已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香气怡人;另一个一身道服,但也是鹤发童颜。然后我很惊讶其中一个是我那么的熟悉,
一个刚与自己在床上做了很多次那事的人是够熟悉的吧。然而我也只是礼貌的回敬了她的笑。

鲁大为、蔡刀、丁一、呂口一埋伏好了。门开了,出来一个仆人。

51、密谈

谁让你出来的?一个大姑娘家成天往外跑算什么!赶紧回去,上次离家出走的帐我还没有算呢!

我心情异常激动,踏进了那个门槛,成则国统一,败则在一场厮杀后国统一。

一切准备就绪,东风也不缺,只差曹操。

我来看看太子什么样。

那个仆人打了两个哈欠来到我们身旁,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你到别处化缘,你到别处要饭。”

然后我就朝南门走去。在这个过程中,就来了一个卫宫兵来报说鲁帮主与丁帮主已分别驾着马车来了。我加快脚步赶去迎接,沿途便叫了几个卫宫兵算是贴身侍卫,这样也显得气派些。

太子,这是小女芳儿,就是你的堂妹。

我异常的不明白,我一身锦衣怎么会被他看成是要饭的,我刚准备把他摁倒扁一顿,悟法大师说:“这个是太子,他来拜访侯爷,烦请通报。”

如果说巧也就巧了,我刚到南门,华平侯、阳九侯、鲁留侯和亮阴侯各自从马车上下来了。我叩头说:“四位侯叔一路辛苦啦,小侄朱华为你们接风。”其中华平侯与鲁留侯弯腰请我起来,我想这样势力也许会变成3:2。

有礼!有礼!

悟法大师的一句话将那个仆人的半个哈欠甚至连整个人都吓了回去,然后就听见他的声音飘在大院里:“老爷!老爷!太子来了!太子来了!”

一路上,我们进行了这样的谈话:

侯爷!我听说天命有所归便来看看!

我们被另一个仆人引到了正厅,我想之前那个可能已经被吓傻了。

“四位侯叔,昨天可曾看见天狗吃月亮?”

道长!这位便是太子!

侯府的正厅是异常奢侈的,地板是用金子砌成的,四大台柱都是闪闪发光,后墙正中挂着一幅水墨画,左右分别挂着山水和人物像。

“当然看见了。当时华平城可热闹了,大街小巷都是人,敲锣打鼓的要吓跑天狗,最后天狗还是被吓跑了。”

然后那个道长便瞅起了我,我想他不像是观察,而是研究。他说果然不同凡响后就‘噗通’跪地高呼‘太子,千岁千千岁!’我赶忙请他起来并客气的说道长多礼了。

侯爷正坐于右椅,旁边站着的是朱武,我们在逐原见过。

“二哥当时在城中,当然看得,我就没看见。”

侯爷!太子来了,是不是要归政了?

我们刚一进正厅,侯爷便起身邀请我坐左椅,我当然知道左为上的道理,于是推脱说他为叔当居左,但他说君臣有别,我是太子,他是臣子,当先国后家。我想既然他想一开始便输于我,那就让他输吧。

“三哥真是,只知赶路,不管其他啊!我就看见了,不过历来人们都说这是凶兆,但我感觉发生在昨天就是呈祥。是吧?二哥?”

道长,我正有此意,不过…….

太子,来到华平也不先提前通知我一声。

“国家确实是要统一了呀!”

不过什么?难道你想违天命?我昨天是怎么告诉你的:南有紫光,必出我皇。我皇必有逐鹿中原之才,便出自逐原。太子必来自逐原。我有说错吗?太子是不是来自逐原?

我怕麻烦相侯叔。

“当年就是二哥围的皇宫囚禁大哥的,现在却来说这样的话。”

道长没说错,太子的确来自逐原,可是……

改朝换代都不怕麻烦,却怕这样的麻烦,哈哈……

“老三,我也是为了祖先留下来的江山着想。现在大哥的儿子回来了,理应归政。难道老三想造反?”

道长何必为难侯爷,让他说完,我想他也不是不要归政于太子。

不是我要改朝换代,而是民要国家统一。

“造反我是不敢,但我也不能让祖先的江山传入他姓之手。”

现在道、佛两家都来帮太子,也真是天命所归啊!不过,太子,请允许我提两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就交兵权,归政,不答应的话……

侯爷!统一是民心所向。还望侯爷支持,归政于太子,阿弥陀佛。

“三位侯叔不要说了,现在应该欣赏欣赏皇宫的景象,大家都有十九年没来了吧,看看有什么变化?”

我一定答应,相侯叔请讲。

你们倒是直接,我已是知天命之年,根本不在乎爵位什么的,但我的儿子…太子应该见过犬子吧!可惜了在逐原未与太子深交。

这里用‘三位侯叔’是因为亮阴侯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是真人不露相还是其他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这一路的风景确实有看得,但我相信没有人会去注意看。

允许朱武继续作华平候。

相侯叔,我们本就是兄弟,如何还用深交,那紧紧的血脉相连岂是常物可比的。

今天的密谈关系着整个江山和他们的利益,这才是他们最操心和我最在意的。

我同意!

如果是兄弟,那就让我做皇帝呀!

在藏娇宫门口,朱龙的亲兵齐刷刷一跪高呼:“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侯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还是给我长了不少面子的。

如果太子不嫌弃,请娶小女芳儿作正宫之首。

放肆!哪有你说话的份!

本来藏娇宫里什么女人用的东西都有的,但现在里面除了五把椅子,五张桌子,五盏茶外什么也没有。我们进去就又多了五个动物。

当然可以。芳儿妹妹赛过天仙,我真是求之不得。不过相侯叔,华平城与阳九城两座城池,武兄可以管理好么?

爹……

会谈在二楼举行的,一楼空空荡荡。

什么意思?

武兄!祖宗之法岂可更改。以后武兄继续作华平候,还是四大侯之首。

“四位侯叔,请随便坐!”

爹!他的意思是说让大哥做华平城与阳九城的王侯,相当于半个皇帝,你还不答应啊?

既然你是太子,做皇帝是理所应当的,可惜的是父未亡,子便夺又是什么道理?

我待他们坐定后便选了他们遗留下来的一个坐了下来。

微臣谢太子隆恩,太子千岁千千岁!!!

谈话到此,静了一片。悟法大师的佛珠也停了,不再转圈。连茶杯里的茶香也停了下来,不再飘动。

“请用茶!”

华平候的这一跪宣布了我今日任务的圆满完成。然后我对芳儿笑了笑,我想她肯定可以从里面看出无穷的思念。华平候力求我住进皇宫,我当然会应允。然后他便带我去皇宫。刚出相府大门,我便看见了鲁大为他们,就让他们一起。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胖皇帝,也就是我爹还没有死。我礼貌的请求要见见父亲。他当然不会阻拦,而且还领着我们去,他的行为更是让我一阵心慌,原本是想要吓吓他的,现在反倒被他吓到,实在是没想到他还有这张王牌。

然后我就端起来茶杯,但他们却没有一个动的,我说了句“如果哪位侯叔认为自己的茶有毒,可以与我交换。”华平侯笑着说:“哪里的话!”就端起了茶杯,其他三位也跟着端了起来,但也仅仅抿了一小口便放下了。

皇宫果然是皇宫,我昨晚把它与少林寺相比着实是小看它了。宫门紧闭,城墙绵延数十里。但他更像一个张嘴等待人进入的大鱼,进去后便会
被消化,没了自由,出来的也都是一些大粪,例如老了的宫女和太监。但当时我却不那么认为,感觉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坐得了金銮殿必可无涯,‘无涯’才是我至高的追求。

他把我们引到了一个房间前,此房间在后花园内,不与其他任何屋子或墙体相连,而是‘自成一家’。进屋是一条桥路,只容得下一人踏足而行,我们便排队一次而过。

“四位侯叔,感谢你们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皇宫喝茶!”

进了皇宫,让我想不到的是,这十九年的风霜竟未将其弄脏弄破,叶儿一样绿,花儿一样是开,宫城一样金碧辉煌,但却已过了十九年。

门是大开的,这让我疑惑不解。这根本不像是囚禁,而是让人享受的地方么。进去后便看到了一个人,从体型上来看,就算是我们四个加起来也不一定比得上,难怪他有门不出,有路不走。

“如果仅是喝茶,那我就回去了。”

华平候将皇宫布局大致讲了一遍后又说了一句:你是太子,没有皇帝,皇宫里面你想去哪就去哪;做了皇帝更是想去哪就去哪。然后他就回去了,我让鲁大为他们将那埋伏的人都引到了皇宫,并给了一个“卫宫兵”的称号。当然其中的十万和尚跟着悟法大师回少林寺了。

这时我算是明白了,我真不敢相信这位可以做皇帝。不过也正好证明了我的想法,现在做不了皇帝了。但我发现他是那么的眼熟,但不是猫见到猫的那种眼熟,而是狗见到老鼠的那种相识。最终在我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活脱脱就是加肥版关月。

亮阴侯出口不凡,但我心中已烦。跟他客气客气,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几斤重了。

安排卫宫兵的事便交给了鲁大为他们。而我也有时间欣赏欣赏这百年之宫。我首先去的是金銮殿,果然是气派,比侯府的正厅大了十倍,而且无论是墙壁、地板还是柱子均闪闪发光。然后我就来到龙椅旁,龙椅是用纯金打造而成,靠背上的两条金龙的眼睛镶有两颗无暇的美玉,更是夺目非常。
我取下灵母剑和玉玺放在桌子上,然后便坐上了龙椅,感觉还真不错。顺口说了句:“上朝”来找找感觉,没想到回音倒把自己给吓了一跳。突然想到“上朝”二字好像是太监说的,不禁偷笑自己的无知。

侯爷,既然皇上尚在,为何禁于此?

“五叔,当然不是。我们朱家江山已经十九年没有皇帝了,江山已变成了河流与石头,没有聚在一起,百姓不堪其命呀!为什么来这里,我想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如果不知道,就真的可以回去了。”

鲁大为他们安排好了一切,便来到了金銮殿。

大师此言差矣!你可以自己问他,是我困他还是他自己困自己?

“太子本就有逐鹿中原之才,理应称帝,我建议今日便登基。”

没想到我一个叫花子竟可以踏进金銮殿,不枉此生啊!

爹!

“二哥,你怎么知道他是太子?”

二哥,老七做了皇帝,以后的荣华富贵可是享不完啊!

这一个‘爹’字果然将他麻木的眼神引向有光。原来有的时候做太阳也不是困难的事。他听到这句话后想动动来看看我的,可惜了他浑身的肥肉在地上总是一动不动,似乎已与大地融为一体。

“三叔的儿子是朱龙吧!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他在逐原被木仁将军打一巴掌的原因。三叔,我敬你称你一声三叔,你不会也像你儿子一样被打了才明白吧!”

哈哈哈哈…..

太子!我以前就告诉大哥只要他能走出侯府,他就可以回去做皇帝了,可是十九年过去了,他还是…….

“没大没小,你想打我,还……”

七弟!你坐上面还真有点像皇帝!

你们这是犯上。

我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瞬间来到他的身旁。当然我是将他的茶端起给他并请他喝茶。

什么叫像,肖兄本来就是皇帝!

怎么会是犯上呢?每天好酒好菜的伺候着,而且晚上还有美女作陪,虽然他是上,但‘犯’又从何说起?

他接过茶杯结结巴巴的说:“木…木…木仁将军说的…说的话我相信。”

何人喧哗,这么不守规矩,拉出去砍了,哈哈哈……二哥、五哥、六哥、呂兄,你们也都来试试,感觉还不错。

你们不给他自由!

“三叔,那你就是没意见了?”

不不不……

肖兄!话不能这么说,我爹刚才明确说了只要他能走出侯府,他就可以做皇帝了,哪有不给他自由之理?

“没有意见……没有意见。”

那我们来喝酒。

别人的圈容易跳出,但想跳出自己画的圈却是难上加难。阿弥陀佛!太子,皇上画的圈不仅圈住了自己而且还圈住了你呀!

“太子,你是打算怎样治国呢?”

我跑下来要他们喝酒,但丁一却充满忧患意识的说了句:“这样不好吧?”这里说丁一充满忧患意识是因为喝了酒以后发生了一件事,如果没有这件事,我就会说他是不合时宜,这件事是这样的:

胖皇帝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说了句“好好做皇帝”,然后从床底下掏出一把匕首。我们四人齐齐作防御状,接着便听到山一般的轰然倒地之声,那把匕首已插入脖子,血液已流淌而出,渐渐的整个房子,整个世界似乎都红的特别特别。

“四叔问的很好,我们朱家江山当然要我们自己人来治。你们回去可以继续做我的侯叔,但要将城墙拆掉,统一货币,统一文字……这样才算是一个国家呀!”

我们喝的大醉了,十几个空坛子在大殿里滚来滚去,而且还洒了一地的酒。蔡刀站起来又摔倒了,站起来又摔倒了,大约五遍后他来了一句:“老子就算爬也要爬过去”,然后他就朝着龙椅爬,最终爬到了龙椅旁,扒着龙椅的沿儿扭头问我们他像不像皇帝,我们就笑着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接着便是哈哈哈的一通大笑。这笑声引来了师父他们三个,师父与木仁的脸都发青了,说了句“成何体统!”而我扒着师父的肩膀站起来笑问他要不要喝一碗,他一动,我就摔倒了,关月刚要去扶却被师父拦住了,叹了口气,说了个“走”就走了。丁一问会不会出事,我笑着说能出什么事,我是皇帝,他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当时说那句话是醉酒导致的还是它自然而然从潜意识里出来的。

侯爷!历来都是皇帝驾崩大葬之时便是太子登基之日。今皇帝为太子死,可谓大善。生前没有为百姓做事,却能够以死明志,善哉!善哉!

“这样就跟十九年以前一样了!”

朱武,向另三个相侯发帖,就说大哥驾崩了,让他们速来商量太子登基之事!

“不过,四位侯叔,我还要收缴你们的兵符。”

就这样就让这小—-太子登基了?

“这…….”

让你去你就去。

“我交,我什么都交。只要让我回去做阳九侯就行了。”

我叫住了悻悻往外走的朱武,

“三叔真是痛快,那二叔呢?”

武兄!请你今天发亮阴侯的帖,明天发鲁留侯与阳九侯的帖!

“交,肯定交!”

我怎么发关你屁事!

“四叔呢?”

听太子的!太子,烦请移驾正厅议事!

“太子,鲁留的西面便是蛮夷之人,没有兵我怕会被骚扰。”

他这样说我当然会从命了。不过离开屋子之前,我还是看了那个皇帝一眼,但却没有任何的眼泪要流出,也没有更多的伤心之感,只是感觉死了一个人而已,而且这个人死了还会助我做皇帝,如果说我伤心是假的;如果说我不伤心那也是假的,毕竟死人本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武侠】无涯 47 条件

“这个我知道,四叔不必担心,我自有安排。”

“可…… 不行,我不交。”

“四弟?”

“二哥,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但兵符我说什么也不能交。”

瞬间,一切定格下来。其实我手中已有两个兵符,如果真起了战争,鲁留侯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他似乎听见了我的想法,就警告我说:“你不要逼我,如果把我逼急了,我就与西南的蛮夷结盟。”听了这话,我们都没有动,只有亮阴侯踱到窗口,我想他一定是发现了有伏兵,因为他一转身,掏出一匕首将鲁留侯杀了。

他‘噗通’跪了下来呈上兵符月匕首,说:“请皇上恕罪!鲁留侯已被我杀死,请皇上降罪!”

这一场戏是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华平侯俯身痛哭,并扬言要替他的四弟报仇;阳九侯处于惊呆状态;亮阴侯跪地不再言语。一切都等待着我。如果因为死了一个鲁留侯导致天下大乱更是我不想看到的,那么师父交给的统一国家的任务更是谈都谈不上,作为太子我的责任更是无法负了。

“二叔,三叔犯有叛国罪,按律当斩!”

“怎么会有叛国罪?”

“勾结蛮夷算不算叛国罪?”

“他没有勾结蛮夷呀!”

“二叔,难道他没有说要与蛮夷结盟么?结盟不就是勾结吗?”

“但他只是说并未做呀!”

“总归不是空穴来风吧!”

“一个莫须有就杀了一个王侯?”

“二叔,难道你想天下大乱吗?”

“我…我…唉……..”

然后我接过亮阴侯的兵符。

我想现在有三个兵符在我手中,兵变是不可能的,这样我就放心了。但世事难料,上天确是很会捉弄人,此时此刻突然,一个卫宫兵慌张的跑了进来,一路闯进藏娇宫,见到我便跪说:“盟主,大事不好!关月要在金銮殿举办登基大典!”我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大象与蚂蚁嘿咻一样,有人相信吗?但看他的慌张的程度,我也不敢不相信,说了声:“走!”便都走了,只留下一具不能走的尸体。
【武侠】无涯 52 突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