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网络

   
看看你手上的古籍是否源自清代的,肯定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辨别是不是清代的古籍,现在99艺术商城提供一些方法来供大家参考。

图片 1

众所周知,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道德经》的帛书本,而其中帛书本与如今的传世本《道德经》有多处不同之处,请问哪个版本的可信度更高一点?而其中的出入又多为一字之差,请问为何会产生这些出入(如出于政治原因篡改,战乱失传等因素)?

图片 2

书籍是人类知识保存与传播的载体。从古至今,中华民族创制了各种材质、形式和装帧的书籍,从甲骨、竹简、木简到绢帛、纸书,源远流长而独具特色,体现并承载着中华民族独特的智慧和精神。甲骨、竹简、木简及绢帛书等早期书籍,由于年代久远、留存不多,早已是珍藏于金柜密室中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纸书则不同,因其是古代中国主要的书籍形式而尚有大量遗存。这些古代书籍,虽大致有一个相似的外在形制,但因为刻印的时代不同、地点不同、刊刻者不同、内容不同而又往往各具特色,每一部都是与众不同的独特个体。特别是古籍中的善本,又因为历经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传承,在历代收藏者之间辗转流传,留下许多独特的印记。每一部古籍善本,都有一段别样的精彩历史,无不映射着多姿多彩的中国传统文化。因而,每一次翻检古籍善本,都是一次感知、认识传统文化的过程。

答网友问

   
唐以后,雕版印刷术出现,书籍开始出现“版本”的概念。不同版本书籍收录文献多寡、校勘精劣程度各不相同,就有了足本和残本、精本和劣本的差别;书籍版本出现早晚、珍稀程度不同,就有了古本和今本、孤本和复本的差别。善本的内涵也比原来更扩大了,以后许多学者对善本的概念不断总结归纳,最后形成了现在通用的善本“三性”“九条”说。善本的“三性”指书籍应具备较高的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和艺术代表性。善本的“九条”主要包括:元代及元代以前刻印抄写的图书;明代刻、抄写的图书。

首先,古籍善本中的文字,不仅是记录各种知识的载体,还是汉字书法艺术的宝库。自宋代开始,雕版印刷技术渐趋成熟,书籍刊刻出版也走向规模化。但是,因时代风尚不同、刻字书风有别,最后印出的书籍字体也风格各异。可以说,每部善本,就是一部独特而精美的书法作品集。比如宋代浙本,不论是国子监等官刻,还是家刻、坊刻,多用唐初大书法家欧阳询的欧体字;而宋代的建本、蜀本,则多用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的颜体字。到了元代,浙本多用宋元之际大书法家赵孟頫的赵体字,建本还是颜体字。即使是采用同一书法家的字体,也往往各具特点。宋建本的颜体字大致出于颜真卿的《多宝塔》,宋蜀本的颜体字则是撇捺都长而尖利,又带有中唐书法家柳公权的柳体字的特点;元代建本的颜体相较于宋建本,则要略廋而圆劲。明初的赵体字也和元代的赵体字不同,融入了柳公权柳体的笔法。明代中期如嘉靖本的欧体字,也和宋代浙本的欧体字不同,而是方板整齐,趋向规范化。从明代后期到清代,又兴起方体字,一种在欧体字基础上产生的,横细竖粗、横平竖直、方板整齐的新字体。这种新字体后世称“方体字”或“宋体字”。方体字又有扁方体字、长方体字之分。在方体字流行之时,又有所谓的写刻字体——如宋明人刻法帖的晋唐小楷。

1.手抄致误

文化史上三次划时代革命:

造纸术:不用再受累于帛、丝、竹、木等的贵与重;

唐宋印刷术:不用再陷于手抄之累;

网络电子化:不用再困于死记硬背。

版刻印刷之术,萌芽于隋唐,宋时才有大发展,自唐以前,书籍的流传,全靠抄写。

写本的书籍又分两个时代,周秦汉为简册时代,隋唐为卷轴时代。简册时代的书,是在竹片(简)木片(牍)上用竹笔蘸漆书写,或用刀子刻的(《史记》称萧何做刀笔吏)

秦汉间的漆书也写在缣帛上,……《汉书•艺文志》上的书,有分篇的,有分卷的;分篇的即竹书,分卷的即帛书。

——(曹伯韩《国学常识》)

抄写时必然有抄错字的时候。

2.印刷术对善本流传的影响

唐以前凡书籍皆写本,未有摹印之法,人以藏书为贵。人不多有,而藏者精于雠对,故往往皆有善本。学者以传录之艰,故其诵读亦精详。

五代时冯道始奏请官镂六经板印行。国朝淳化中,复以《史记》、前后《汉》付有司摹印,自是书籍刊镂者益多,士大夫不复以藏书为意。学者易于得书,其诵读亦因灭裂。然板本不是正,不无讹误。世既一以板本为正,而藏本日亡,其讹谬者遂不可正,甚可惜也。

——叶梦得《石林燕语》

印刷术流行后,为了节约时间,或著者传诵著作,刻书之风大起。书籍按照刻印的主体,可以分为官刻本、家刻本、坊刻本。特别是坊刻本,除了少数人,几乎都是逐利之徒。而且学识有限,不能对文本进行精校,对于一些不认识的字,不经考证,胡乱改一个字就付梓印刷。因此这样的版本流行于世,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家刻本多由学者或藏书家主持其事,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流传善本,保存自己或亲友的著作,而不是专门为了赢利,刻印的书一般都质量较高。

坊刻本则由书坊主人主持其事,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赢利,因此刻印的书,质量高低差别很大。

——程千帆、徐有富《校雠广义版本编》

3.古、今文学派之争(古书真伪之争)?

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

——(《秦始皇本纪第六》)

(1)非《秦记》皆烧之?

那《秦记》里有没有《道德经》佚文?

(2)野火烧不尽?

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出现很多次「文字狱」。通过禁书焚书,达到文化专制,钳制思想,促进统一的目的。

但是不管统治者怎么烧,绝对烧不完整个人间书,所以必然有幸存留下的。同样秦始皇也不会烧完所有书,必定有先秦书籍流传下来。

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是道家的书并不会「灭绝」。

古今文之别:虽然这主要说的是汉朝儒家两派之争。

古文经书用古文字记录;今文经书用隶书记录。

这同样会波及《道德经》。是不是也存在先秦和汉朝两种版本?

4.官方与民间?

古代统治者为了察民风,固统治,民间有向上献书传统。

第一,民间献书不可能全部献完,必有留存下来的。

第二,官方修书,必定统一。文字统一,内容也要合君意。合君意有些字就要改。早期的书目文献都是根据国家的藏书编订的,从西汉刘向、刘歆父子起,这个传统一直继承到现在。

第三,古代有很多忌讳。有些字不能用,要换一个字或缺笔少写。

5.文人、书坊等润色或改窜

早期的古典文献,大都经过后世的润色、写定、流传、增补的过程,流传愈久与原貌差距愈大。

校勘群籍,始知书旧一日,则其佳处犹在,不致为庸妄人删润归于文从字顺。

——黄丕烈《士礼居藏书题跋记续•武林旧事六卷跋》

像我们小时候学习的语文教材上的名篇,几乎都是经过后世润色的,所以读起来特别顺口,文从字顺。当你去读古籍原著时,会发现原来没有这么通顺。像历代流传的经典著作,在古代是没有版权的,除了一些尊重原著,严谨治学,崇尚古人的校勘家,其他文人、书商辗转抄录、摹刻,改字是常发生的事情。因此可以说历代经典几乎都是「集体的结晶」。

后世刻书的时候存在「改窜」的情况:

万历间人,多好改窜古书,人心之邪,风气之变,自此而始。

——顾炎武《日知录》

不止明万历以后,历代都存在「增删改易」的情况。

《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八六于《才调集》称:

沈佺期《古意》,高棅篡改成律诗;王维《渭城曲》「客舍青青杨柳春」句,俗本改为「柳色新」;贾岛《赠剑客》诗「谁为不平事」句,俗本改为「谁有」。

6.时间、战争、天灾人祸

中国历史绵长,朝代更易不断,战争时起,天灾人祸不断,书籍毁灭亡佚绝世者不可胜数,可谓百不存一,真实情况必定更严重。

(1)历史悠久(时间)

第一,时间太长,由于技术不达标,古籍的保存愈发困难。载体(甲骨;青铜器;竹简木片;刻石;缣帛等丝织品;纸张)损坏是一定会发生的。因此古籍在长时间的流传过程中难免出现讹误、掉字、増衍、错序等问题。

(2)战争因素

惠怀之乱,其书略尽,江左草创,十不存一。

————阮孝绪《七录•序》

(3)天灾人祸

章学诚的专科目录《史籍考》,是史籍目录中最为宏伟的著作。奈何,毁于一场火灾。

(4)政治统治

历代都有政府组织文人官修图书,都代表一定国家意志,不符合要求的往往一火焚烧。

 7. 关于《道德经》的版本问题?

(1)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西汉前期《老子》帛书甲、乙本。保存字数较多,均有残缺。

(2)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一号楚墓出土的竹简本。约公元前300年前后,有甲、乙、丙三组简。

(3)北大汉简本:约武帝前期。分77章。保存近5300字。

(4)其他如——

西汉严遵「老子指归」;

东汉「老子道德经•河上公章句」(河上本)(河上公本);

王弼「老子道德经注」;

唐初傅奕「道德经古本」;

景龙碑本、开元碑本;

范应元本;

……

王本流传最广。

我们现在看到的《道德经》或古书,大概都是这样的:

本书以XX为底本,并参考XX。

你看一本再权威的《道德经》也不能做到尽善尽美,如果你想研究《道德经》,那就需要把先秦到如今的所有《道德经》看一遍。

你看完就会发现注家不同,有些字必然不同。注家会根据自己对《道德经》的理解,把某些字改掉换一个自己心有所属的字。

古书注定版本纷杂,有些字必然不同,都是历史悠久惹的祸。

其实现在出土的这些竹简本按理来说应该比那些影印下来的书更准确!

但是为什么又不改呢?存而不论?存而论?

答:习惯(历史悠久)成自然!

人们已经习惯了书本上流传的版本,现在据出土实物改掉则不习惯,牵一发而动全身。

无名氏或卓文君《白头吟》: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纳兰容若《木兰花令》: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也听到有人说: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虽然这里字没变,只是字序改变。

不知道一千年后,又会怎样?

   
清代乾隆以前流传较少的刻本、抄本;太平天国及历代农民革命政权所刊印的图书;辛亥革命前,在学术研究上有独到见解,或有学派特点的稿本以及流传很少的刻本、抄本;辛亥革命前,反映某一时期、某一领域或某一事件资料方面的稿本以及流传很少的刻本、抄本;辛亥革命以前的名人学者批校、题跋或过录前人批校而有参考价值的印本、抄本;在印刷术上能反映古代印刷术发展的各种活字印本、套印本或有精校版画、插画的刻本;明代的印谱、清代的集古印谱、名家篆刻印谱的钤印本,有特色的亲笔题记等。善本的时代下限,现在一般确定在清乾隆六十年。

此外,每一部善本中的书名、序跋以及题诗题词等,又往往使用与正文不一样的书写形式,例如篆书、隶书、行书、草书等,也无不是精美的书法艺术。所以,翻检、浏览一部一部古籍善本,就是在欣赏各种风格的书法艺术,在千变万化的书写中,感受汉字的优美与婀娜。如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的一册《唐女郎鱼玄机诗》,卷尾有“临安府棚北睦亲坊南陈宅书籍铺印”的牌记,说明是南宋临安府棚北睦亲坊南陈宅书籍铺的刻本。翻开诗集,可见其刻印刀法精到,墨色晶莹,欧体书写风格。陈宅书籍铺的主人陈起,字宗之,自称陈道人,工诗善吟,与士大夫诗酒往还,着名当世。因将对鱼玄机的理解和同情寓于书中,因此镌刻秀丽工整,刻印俱精,为陈家坊本中的代表作。翻检这本陈宅书籍铺的《唐女郎鱼玄机诗》,就如同面对一件精美的书法艺术册页。同时,由于此书为历代收藏家所宝惜,书前书后,又多有题跋、题诗、题词。宋刻本《唐女郎鱼玄机诗集》,历代题跋、题诗、题词就多达十三页,书风各异但都是书法精品。

一、对清代书籍的版别要有所认识,其大致可分内府刻本、官刻本、私刻本、坊刻本等四大类别。内府刻本主要指武英殿刻本;官刻本主要指各省、府、州、县学校、书院刻本;私刻本主要指私人刻书;坊刻本指书坊刻本,如苏州扫叶山房,扬州文官堂、宁波群玉山房,安徽屯溪茹古堂、金陵奎璧斋等等。

其次,古籍善本中的牌记,不仅体现着古籍的形式美,还蕴藏着中国传统的耕读文化精神。中国古代的书籍刊刻出版,大致可分为官刻、家刻和坊刻三种方式,无论哪一种方式,刊刻者都会在书籍上留下相关信息,或者在版心标注,或者在序跋中说明。最为典型的方式,就是在序目后面或卷末空白处,刻印一个“牌记”,也叫“书牌”或“木记”,简明地标注刊刻时间、刊刻地点、刊刻者姓名、室名,甚至书坊字号、堂号、版本特点以及刊刻经过等相关信息。比如宋本《文选五臣注》上的牌记刻有“杭州猫儿桥河东岸开笺纸马铺钟家印行”,宋本《昌黎先生集》《河东先生集》上的牌记刻有“世綵廖氏刻梓家塾”。书中的牌记,最初以简单的方框与正文区别开来,后来形态逐渐丰富。牌记自宋至清,从简单到繁复、从占据一行半行到半个页面,逐渐从一个简单的标识转化为书籍的内封面,最后又脱离内封面,复归简单形态。

   
二、对清代书籍的特征要有所掌握清初刻本多有明代遗风,字形长方、横细竖粗。如顺治刻本《甲申集》《梅村集》。康熙以后多为硬体字和软体字。硬体字即仿宋体;软体字即写体,如《板桥集》《绿窗遗稿》《杨太后诗》等。

牌记是许多古籍善本的独特印记,在这些牌记的背后,是曾经活跃在历史上的那些刊刻者和他们的书坊或书铺、书棚以及他们刻书、印书的经历,往往体现着中华民族传统的耕读精神。例如,对知识的敬畏,对理想的执着,以及勤劳、担当等美好品行。明代着名出版家、藏书家毛晋,是中国历代许许多多书籍刻印者中的一个,就体现了这样的耕读精神。毛晋生于明万历二十七年,卒于清顺治十六年,三十岁左右开始藏书、刻书,至去世之前,前后将近四十年,刻书众多,所刻书板逾10万片,经史、词曲、小说、笔记无所不包。其藏书楼名“汲古阁”,隐含了毛晋急切追求、集藏、刊刻古籍善本的心志。毛氏刊刻古籍不以营利为主要目的,刊刻极为谨慎细致、精益求精。每刻一书,必慎选底本,毛晋本人既是着述家,又是鉴赏家和版本学家,所刻之书必为宋版元刊,珍善秘帙,且经过亲手校雠和题评,达到“无憾于心”,才肯付梓。为提高刻书质量,毛晋常常亲自撰写题跋,考镜源流,辨别真伪,提要钩玄,为读者指点门径。这样的题跋累计达249篇之多,后毛晋选取其中的125篇汇成《隐湖题跋》一书。为了收藏古籍、刊刻古籍,毛晋耗费巨大。仅《十三经注疏》和《十七史》两部书的耗银就达15480两。毛家有祖田数千亩,收益大多用于藏书和刻书。明末清初,战火仍频,经济萧条,毛晋一次就卖掉祖田300亩。后来经费越来越紧张,数千亩田产几乎出卖殆尽。毛晋以其实际行动,完美地诠释了中国古代“耕读世家,以田养书”的传统耕读精神。可以说,毛晋是中国古代无数有担当的文化守望者的典型代表,有赖于他们的收藏、刊刻,“宋椠之无存者,赖以传之不朽”,中华传统文化才得以递传不绝,民族的精神血脉才得以生生不息。

   
三、对清代书籍的纸张要有所了解。其多为开化纸、棉纸、黄榜纸、毛边纸、毛太纸等,颜色呈暗黄,纸质柔软耐久。

最后,古籍善本中的藏书印章,不仅是古籍善本历代流传的印记,还体现着中国源远流长的惜书、读书传统,以及敬重与尊奉知识的传统。在中国古代,很早就设立有官方的藏书机构,传说中的上古时代,就有“三坟”“五典”。《尚书•顾命》记载,文王登基,在陈列的国宝中,就有《大训》《河图》等珍贵典籍,并设置了专门的国家藏书机构——府、史。秦统一六国,设立御史大夫一职,“在殿中兰台,掌图书秘籍”,藏书处则有明堂、石室、金柜等。至两汉,国家藏书则有石渠阁、天禄阁、麒麟阁、兰台、温室、石室、东观、宣明、洪都等处;隋唐设秘书省掌图籍,藏书地则有弘文馆、史馆、崇文馆、集贤殿书院等;两宋也以秘书省掌图书,藏书地则有崇文院、秘阁等;元朝则有秘书监;明、清则有翰林院、文渊阁等处。而在民间,私人藏书家、藏书楼更是历代不绝,名家、名楼无数。《中国历代藏书家辞典》收录历代藏书家2747人之多。所以,保存至今的古籍善本,许多都传承有序,这可在古籍善本上留存下来的各式各样的印章中看出一二。

   
四、对清代书籍的版式要有所辨别。一般多为左右双边,也有四周双边、单边。多白口、少黑口,装帧大多为线装。

这些印章,不仅颜色鲜洁,篆刻精美,都是上乘的篆刻艺术精品,而且每一枚印章的背后,都有一段关于这部善本的收藏历史,讲述着历代一个个爱书人求书、藏书、惜书、读书的美好故事,体现着中国敬重、尊奉知识的美好传统。比如南宋陈起陈宅书籍铺所刻《唐女郎鱼玄机诗》,传至明代,曾经为着名藏书家朱承爵收藏,从朱承爵处散出后,又为明代项元汴递藏,今此本上就印有很多项元汴的藏印。至清代初年,此书又为何焯收藏,后归兰陵缪氏。至嘉庆,藏书家黄丕烈得此书。据说,当年一位书商有此书并要转卖,但要价很高,黄丕烈得知,为了得到此书,索性就在书商家门口等待,书商被他的诚意打动,便以较低的价格将书卖与他。黄丕烈号称“佞宋主人”,对宋版书非常痴迷,收藏《唐女郎鱼玄机诗》后,特将装帧形式改为黄丕烈式的蝴蝶装,即世人习称之“黄装”。在得到这部书后的第三天,黄丕烈的幼子出生,他觉得幼子与这部书有缘,就让幼子重新题写了书名,这就是现在这部书正文前的隶书大字。黄丕烈对此书极为看重,经常邀朋友赏玩。例如,曾邀着名仕女画家余集赏玩此书,余集因此作“鱼玄机小像”,题“唐女道士鱼元机小影,秋堂为荛圃作”十数字,今附于书前。黄丕烈还先后两次邀请朋友雅集,赏书作诗。第一次是嘉庆八年,雅集邀请了十位文友,黄丕烈以“荛翁属题唐女郎鱼元机诗”十一字为韵,共成诗十一首。第二次是道光五年,黄丕烈再雅集邀请了十二位文人,加上自己的儿子,共十四人,不限体韵,成诗二十八首。两次雅集所成诗,都被他附在了诗集的正文后。从黄丕烈处散出此书之后,又经徐渭仁、黄芳、袁克文等人收藏。从袁克文处散,归潘氏宝礼堂,潘氏捐献国家,现藏国家图书馆。书上累累的名家藏印,折射着中国源远流长的诗书传统。

   
这些小小的清代古籍知识不能全面的概括,如果大家真的对清代古籍非常感兴趣的话,可以到一些知名的平台或99艺术商城详细了解清代古籍的各方面。人工咨询:18321273903

流传至今的古籍善本,在外在形态上,还有许多特殊的形制,细微如一页书的鱼尾、边栏,单行、双行,纂图、批点之别等;大者如一部书的双栏本、三栏本,大字本、小字本,巾箱本、套印本,评注本、批点本之别等,随书可见一个时代的人文风气、学术理路、思想流变、学风趣尚。可以说,古籍善本,凝聚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一部古籍善本,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标本、一部生动形象的简史。今天,我们应该充分重视、合理利用古籍善本,使其在弘扬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的新时代文化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作者: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 熊明

来源:光明网

如需参与古籍相关交流,请回复公众号消息:群聊

相关文章